东突分子从南方出境投奔ISIS:目的打回中国

【环球军事报道】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新疆“东突”等“三股势力”渐现与国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合流的苗头。《环球时报》记者日前通过对中国反恐人士、印尼相关渠道、土耳其和叙利亚媒体同行的采访,勾勒出新疆“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偷渡出境,加入ISIS组织接受恐怖训练,参加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作战行动,以争取国际恐怖势力更多认同,培养国际暴恐活动人脉,累积回流中国境内策划组织暴恐活动“实战经验”的“路线图”。严峻的事实说明,要想彻底消灭极端组织对世界各国的威胁,以美国为首的反ISIS联盟就应该抛弃反恐双重标准,与包括中国在内的各国政府加强情报分享,进行反恐打击行动的合作。

中国籍ISIS成员:被俘、被捕、被毙

“我们注意到,ISIS近来频现新疆‘三股势力’武装分子的身影!”一名中国反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下一步工作就是精准锁定这些人的活动。”

据新加坡《海峡时报》9月20日报道,印尼警察总监苏塔曼将军透露,近日在该国境内被逮捕的4名新疆籍恐怖嫌犯即将面临正式指控。“他们触犯了印尼的移民法和反恐怖法”,他说。《环球时报》记者当天从印尼相关渠道独家获知,这4名嫌犯分别是19岁的阿卜杜拉·巴希特、19岁的艾力希·巴依拉姆、27岁的阿尔平·祖拜旦和28岁的艾哈迈德·博佐兰。消息渠道告诉本报记者:“他们现在被关押在首都警戒森严的特别监狱,接受国家反恐小组的高强度审讯。对他们的正式指控会在几天内宣布。”

《环球时报》20日还从总部设在英国的“叙利亚人权观察”组织那里获知,ISIS武装在18日至19日短短48小时内,接连对与土耳其接壤的叙利亚北部地区发动“闪击战”,一举夺占至少60个边境村镇,迫使近6万库尔德人涌入土耳其。在行动中,18名ISIS人员丧生,其中包括1名“中国籍人员”。据“叙利亚人权观察”向本报记者透露,这名中国新疆籍武装人员是在攻打库尔德自治武装控制的叙边境城镇科巴尼时被击毙的,“还有多名中国籍武装分子在那里战斗”。

《环球时报》记者通过梳理ISIS近期活动发现,新疆“三股势力”武装分子参加该组织的活动越来越多。9月3日,伊拉克国防部公布伊政府军俘获一名中国籍ISIS作战人员;在伊朗PRESS

TV今年8月播放的《深入“伊斯兰国”恐怖训练营》纪录片中,记者看到以下场景:新疆“三股势力”武装人员集体效忠ISIS,伏击叙利亚和伊拉克政府军,接受各种武器训练,发动自杀式袭击前相互拥抱告别等。同样观看该视频的外国网友TaiShang表示:“中国一定不能让这些家伙回国!”

偷渡出境,以东南亚为跳板

新疆“三股势力”的活动分子是如何加入ISIS的呢?“他们有两种途径”,有中国反恐人士告诉《环球时报》,“一是赴叙利亚和伊拉克直接加入ISIS武装;二是到东南亚参加ISIS在当地的分支。”

《环球时报》记者从独家渠道得知,为出境参加ISIS组织,受互联网上极端思想影响的少数新疆青年或“三股势力”活动分子通过商业活动和部分别有用心商人的“捐赠”积累资金。“大约需要3万至4万元人民币,有的为了出境甚至连老家的房子都卖了”,消息渠道告诉记者:“由于新疆边防管控严密、有效,而中国南方边境地区地理地形特殊,所以他们会选择广西或云南偷渡出境。”

《环球时报》通过印尼的消息渠道获知,4名被捕的新疆籍嫌犯偷渡出境后先到柬埔寨,然后潜入泰国,在那里,他们每人花1000美元购买土耳其的假护照。持假护照的4名嫌犯随后乘飞机到吉隆坡,再从那里飞西爪哇,又从西爪哇转机到南苏拉威西的孟加锡港。3名印尼男子在机场接应。“一路上都有人照应,说明ISIS在印尼已经有一个相当严密的组织网络。比如中转期间,在帕卢,一名叫阿克巴的房东为他们免费提供住处,一名叫卡尔曼的男子给他们下达下一步指示,而在孟加锡港机场,29岁的当地教师赛义夫·普里亚那负责将4人带往桑托斯亲自指挥的恐怖训练营。桑托斯是‘东印尼圣战组织’的最大头目,今年7月在互联网上公开宣布,他和他的组织正式加入ISIS。”

想直接参加ISIS的“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则从东南亚飞赴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再从那里飞往哈塔依、加济安泰普和安塔利亚等靠近叙利亚的机场。在机场外,一些通过互联网勾搭上的“中间人”会高举写有活动分子名字的牌子前来接机。《环球时报》记者两年前在土叙边境采访时结识的叙利亚人尤瑟夫坦言:“有人两年间先后把1000多名外国人送进叙利亚,有你们中国来的,也有美国人、车臣人、阿尔巴尼亚人、英国人和法国人,有人甚至还把妻小带来。”

这些来自全球的“准战斗人员”随即被送往土耳其边境城市基利斯,然后由专人带过边界潜入叙利亚。“过境一点也不难”,尤瑟夫说。《环球时报》记者两年前在基利斯采访时就发现,土耳其对这些边界的管控形同虚设。

“新疆籍恐怖嫌犯现阶段坚持的是‘迁徙圣战’、团伙行动,他们从广东、广西以及云南等口岸偷渡到周边国家后,转战到伊拉克等伊斯兰国家”,新疆大学教授潘志平21日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认为,新疆恐怖嫌犯加入ISIS组织的路线和套路,与此前加入“基地”组织相比本质上并无太大区别。但随着各国加大反恐力度,增强打击活动,新疆籍恐怖嫌犯为掩人耳目已由早前的“固定路线作战”转变为“多途径路线作战”,目的地也从“单一”变成“多个”,比如分散到土耳其、叙利亚、印尼以及吉尔吉斯斯坦等国。

最终目的仍是“打回”中国

《环球时报》记者从印尼相关渠道获知,4名被捕新疆籍嫌犯已报名参加ISIS印尼分支下属的恐怖训练营。消息人士告诉记者:“他们已经向印尼反恐调查官招认,他们想在训练营内接受军事训练,学习组装炸弹的技能和武器的使用,然后回流到中国实施暴恐行动。”

“直接到叙利亚和伊拉克参加ISIS的‘三股势力’分子的想法要复杂得多”,中国反恐人士表示,“他们既想接受暴恐技能训练,又想通过实战来扩展国际恐怖组织人脉,为其升级在中国境内的暴恐活动争取资金等方方面面的支持。”

据尤瑟夫透露,入境叙利亚的“中国籍人员”会在叙北部某山谷的一幢老房子里受训。三四人一个房间,“大多数时候是一起研究《古兰经》,接受体能训练,重点是冲锋枪、步枪射击以及路边炸弹制造的训练。”

《环球时报》记者从土耳其方面的渠道得知,在伊拉克和叙利亚作战的“三股势力”活动分子多数是聚集在“突厥斯坦加玛阿特”的旗下。这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作战单位。不过,从今年5月起,“突厥斯坦加玛阿特”与乌兹别克斯坦人的“阿布萨拉哈”、高加索人的“安沙尔圣战”、俄罗斯人的“穆斯林圣战”组织联合起来,成立了“联合圣战部队”。促成这个合作的是一个化名穆斯里姆·阿卜杜拉夫的人,而此人负责不同组织“狙击技能”的训练,并且为这些组织进行国际筹款。从今年7月起,这个“联合圣战部队”完全归附ISIS,并且在叙利亚的拉塔基亚和阿勒颇作战,不时也到伊拉克执行“增援”行动。

“他们的最终目的依然是打回中国,实现‘解放全世界’这一‘圣战目标’。这些恐怖分子一旦‘打回来’,作案手法想必‘更加疯狂’”,潘志平说,中国政府应加强国际合作,加大对边境口岸的监管力度,防止境内恐怖分子跑出去,也防止境外恐怖分子跑回来,此外,还应加强“去宗教极端化教育”。

国际反恐须抛弃双重标准

面对不断壮大的ISIS组织,美国牵头急欲组建反ISIS联盟,而东南亚各国也急需全面合作。“之前我们一直把重点放在中东方向,而新动向说明,印尼恐怖分子发出的成立ISIS东南亚分支的口号得到回应,新的全球恐怖组织正在成型。事实上,我们官方之前就估计过,ISIS组织内有60多名印尼人、50名马来西亚人、100多名菲律宾人和100多名中国人”,印尼反恐专家查德尔向新加坡《海峡时报》表示。

马来西亚国防部长希沙姆丁20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马来西亚正与地区各国就ISIS的情报加强分享:“政府正在严密关注这个极端组织的行动,包括人员与资金往来,因为我们知道,4名在印尼被捕的中国籍嫌犯是过境马来西亚的。”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日前报道说,以美国为首的反ISIS联盟有可能会获得中国政府“悄然支持”,因为中国政府一定想把ISIS拒于国境之外。然而,美国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反恐双重标准,比如美国《华盛顿邮报》19日推出长篇报道,称该报驻中国记者组在新疆莎车等地采访发现,新疆政府正在“全面打压当地的穆斯林和少数民族”。

外电认为,土耳其政府对ISIS的暧昧很容易让国际反恐“流于形式”。对此,包括路透社在内的西方媒体也有些不满,认为土耳其对土叙565英里长的边界“几乎没有什么管理”,让前往叙利亚和伊拉克的ISIS分子“晚餐在伊斯坦布尔吃,早餐在加济安泰普用,吃午饭时就到叙利亚了”。事实上,许多ISIS武装人员就在土耳其境内休养、治疗和获得补给,甚至大量武器弹药也是经由土耳其进入叙利亚和伊拉克的。

对于中国是否有必要加入由美国牵头组建的反ISIS行动联盟,李伟向《环球时报》表示,中国作为联合国的一员,对打击ISIS早已做出积极表态。但各国国情不同,打击ISIS的方法也应采取互补式、多层面的,可以像美、英、澳那样空袭,也可以切断恐怖分子人员和资金的输送管道,但核心和关键是强化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政府的监管和控制能力。潘志平认为,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行为是中国的原则,中国支持打击ISIS毋庸置疑。对美国的反ISIS联盟,中国可以从道义方面予以援助,也可以在情报方面进行交换,如果有必要采取军事手段,中国会响应联合国号召,在联合国而非美国领导下进行。▲【环球时报记者 邱永峥 邢晓婧】

东突分子从南方出境投奔ISIS:目的打回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