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经济区突围 被这四个城市拖了环境“后腿”

原标题:中原经济区突围 被这四个城市拖了环境的“后腿”

由于长期高能耗带来的巨大环境压力,郑州、许昌、漯河、洛阳四个城市有可能在环境改善方面,成为“中原突围”的最大拖累。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此前一项研究发现,上述4个城市虽然较好地兼顾了经济、资源、能源和污染排放等因素,资源环境绩效较高,但另一方面,由于经济发展水平较高、交通网络密集、能源消费基数大,长期的高能耗带来巨大环境压力,导致环境质量现状最差。其中,作为中原经济区核心城市的郑州尤为突出。

中原经济区作为全国主体功能区的重点开发区域,是全国重要的协调发展区域与区域增长板块。该区涉及河南全省及河北、山西、安徽、山东四省12个省辖市及3个县/区,区域面积28.9万平方公里。

研究组介绍,基于资源环境数据的可得性和代表性,同时考虑研究地域单元的完整性,将研究范围界定为河南全省18个省辖市,及河北省邯郸市、邢台市,山西省长治市、晋城市、运城市,安徽省宿州市、淮北市、阜阳市、毫州市、蚌埠市、淮南市,山东省聊城市、荷泽市,共计31个省辖市。

研究组从资源环境绩效角度将中原经济区各城市分为四类:“双高”超载型、农业型、“双低”超载型、资源型。

“双高”超载型即经济发达、资源环境绩效水平较高,但水环境、大气环境等仍然存在超载现象,此类城市环境形势十分严峻。郑州、许昌、漯河、洛阳四个城市均被列入“双高”超载型城市。

农业型主要以农业为主,经济水平落后、资源环境绩效偏高、环境承载良好、环境状况总体偏好;“双低”超载型即经济水平滞后、资源环境绩效低下、环境负荷同时存在超载现象,此类城市环境质量问题突出;资源型即大多依托资源禀赋和资源产业建立和发展起来,经济发展水平较高、资源环境绩效水平较低,水环境、大气环境等环境承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环境隐患问题已经显现或将逐步显现。

研究组介绍,在12个资源型城市中,鹤壁、济源第二产业比重高达70%以上,经济结构重型化问题突出。资源型城市工业构成中,轻工业与重工业比重之比约为1:6.79,并且在重工业中,采掘工业和原材料工业比重过大,而加工工业比重较小,上下游产业比例失调,如晋城采选业占重工业产值的比重接近60%,粗放型特征明显。

研究组称,占中原经济区城市总数2/5的资源型城市,由于过度强调资源产出、忽视环境保护而成为经济区环境问题高发、资源环境矛盾较为突出的集中区域。而近半数城市能源利用效率居末位,约1/3城市的资源利用效率居末位,凸显出现阶段中原经济区仍然属于粗放式经济发展方式,以及能源和资源消耗高、浪费严重等问题。

去年中央第五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河南省反馈督察情况时也指出,河南“由于全省人口多,又处于工业化、城镇化加速推进的历史阶段,发展方式粗放,全省环境保护形势依然十分严峻,群众反映强烈”“部分地区环境形势十分严峻”。

督察组举例称,郑州市空气质量在全国74个重点城市排名中,从2013年倒数第10,一路下滑到2016年上半年倒数第3,成为全国污染最重的省会城市之一。近年来,郑州市大拆大建产生大量建筑垃圾无序堆放在城市周边及郊县自然沟壑,污水处理产生的数十万吨污泥随意堆存在城市周边的砂石坑内,环境隐患突出。

研究组建议,中原经济区提高资源环境绩效应率先在能源、资源利用效率领域实现突破。同时通过提高污染源控制水平,减少或避免环境问题集中爆发。未来应加大对可再生资源能源利用、农村生态环境特别是农村土地重金属及有机物污染等问题的关注。


韩寒算什么直男癌晚期

韩寒的确有“直男癌”的倾向,这似乎无可否认。但比起历史三峡中的那些前辈,他真还算不上“直男癌晚期”。

中原经济区突围 被这四个城市拖了环境“后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