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普安官员带人殴打投资商 下属顶罪被解聘

9月25日,贵州省普安县城开发管理委员会主任翁静带着一伙人,冲进该县招商引资来的宏彬实业有限公司,将该公司负责人之一梁国庆打伤。尽管县里对动手打人者予以解聘,对翁静负领导责任通报批评,但对这一处理决定梁国庆感觉越来越恐惧。

【外商企业厄运连连】

梁国庆,湖南娄底人,三年前他与伙计们被风风光光地邀到贵州投资兴办矿产机械设备企业—-宏彬实业有限公司。当时,贵州省黔西南州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付国汉,副州长汤向前还出席仪式。就在股东们投入全部家当之后,公司的麻烦就接踵而至。

在公司推山填坑、平整土地建厂房一年多后,当地百姓开始闹事,先用铲车推倒公司围墙,再用大卡车装来大量泥土倒入公司内部。有时村民还赖在公司不走,扬言要砸厂房并在厂区吃住。股东们也记不清楚当地村民推围墙、开车倒土以及堵路的次数,每次报案都是毫无结果。

9月25日上午,梁国庆驾车外出办事,发现公司唯一的通道又被当地村民用车堵住了。此次堵路的是当地村民徐德洪,后在众人的劝说下,徐德洪才将车开走让梁国庆通过。

但在下午五点多,徐德洪与村民又怒气冲冲地闯入公司闹事。梁国庆耐心地解释自己公司的土地是通过挂牌出让向政府买来的,规划、国土等各种证件在2012年3月就已经办好。但徐德洪不管这些,公司不答应他的条件他就在那里继续堵门堵路,并扬言次日他们还要堵门堵路,堆堵的东西不准任何人去动,否则对谁不客气。

在双方争执不下时,梁国庆只好打电话向盘水镇镇长侯文娟求助,由于侯文娟没有接听,他只好拨打普安县城开发管委会主任翁静的电话。电话接通后,梁国庆让徐德洪有什么要求可以对管委会领导说,谁知徐接过电话后对翁静破口大骂,骂完后就匆匆离开公司。

【领导现场指挥打人】

因有人在电话中骂了翁静,怒不可遏的他带领一伙人冲进宏彬实业有限公司。

当时,正值晚饭时分,宏彬公司员工正在吃饭,突然从外面冲进七八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大声喝问“谁是老板?”梁国庆闻声从餐厅出来,还没有回答完毕,几个人挥舞的拳头如雨点般朝梁头部、面部、身上砸来。

恐慌之中,梁国庆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翁静,他像看到救星一样向翁静那边靠近。但施暴的几个继续围殴梁国庆,三拳两脚将梁打倒在地。眼见又有人拿着木棒扑过来时,惊恐万状的梁国庆挣扎着爬到翁静面前求救。望着胆战心惊的梁国庆,翁静恶狠狠地问道:“你为什么骂我?”

面对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眼睛,梁国庆一边向翁静求饶,一边向他解释,保证自己绝对没有也不敢骂领导。听说骂自己的是徐德洪,翁静命令梁去找他来当面对质。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梁国庆忍着浑身的疼痛走出公司去寻找徐德洪。找了一阵子没找到,他只好回到翁静身边,赌咒发誓表白自己没有骂人。

梁国庆的表现让翁静得到了一点点满足,他对身边人说:“打电话给胡支书(普天社区书记胡艳),把徐德洪叫过来当面对质,是谁骂我就搞死谁!”见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翁静大声说:“我没得点手段,就不会来管这些事!”说罢带领那一伙人扬长而去。

【匪夷所思的处理结果】

看着他们已经走远,员工们将梁国庆搀扶到医院检查治疗。在医院出来后,梁国庆来到派出所去报案,得知带队打人的是翁静,干警建议他去找政府或纪委反映。“翁静以前是政府办主任,又担过县长的助理,派出所惹不起他,所以让我去找纪委,我明白派出所的难处。”梁国庆在接受当代商报记者采访时说。

次日,梁国庆来到纪委,纪委的人告诉他,别说是党员干部,就是普通群众也不能打人,但纪委处理人需要证据,并让梁去派出所录个问话笔录。从纪委出来后,梁国庆带着事先写好的“状纸”来到县长高振敏的办公室,秘书问明情况后说县长已经出去开会,但可以把东西留下代为转交。

当天晚上,正在医院输液的梁国庆接到公司另一老板转发过来的翁静发的短信:“县小了,材料要交州才有用。”

9月26日,梁国庆按照纪委的吩咐到派出所做笔录。几个小时后,该问的该说的都弄完了,但电脑出了故障无法打印,民警让梁国庆改天再来签字。翁静发的信息和派出所电脑故障的巧合,让梁国庆陷入绝望之中,在普安县举目无亲的他担心再遭黑手,吓得赶紧逃回湖南老家。

回到湖南后,梁国庆在朋友的建议下向凤凰论坛。有料天天报、天涯论坛等知名网站发帖投诉,将翁静指挥打人一事公诸于众。由于事件奇特加上问题之严重,凤凰周刊主任记者、免费午餐起发人邓飞,湖南省纪委预防腐败室副主任陆群(御史在途)等知名微博纷纷转发。

10月8日,普安县委宣传部常务副部长彭刚善在接受当代商报记者采访时说,梁国庆被打后,该县领导非常重视,由纪委、组织部、公安局成立了调查组。经初步调查,动手打人的叫谭庆喜,系管委会工作人员,现已解聘。翁静当时确实在场,虽没有动手打人,但未及时制止,且对下属管理不严,全县通报批评,并责令其向县委、县政府写出深刻检查。

【招来外商打成“内伤”】

对于这一处理结果,在梁国庆的心底似乎有些安慰。但到了10月9日,翁静受处分的消息刚传出不久,就有人开着大卡车又将大量的泥土堆入公司。这不得不让股东们怀疑,指使村民乱来的就是翁静。

记者在宏彬实业有限公司采访时发现,公司的围墙被推倒了几段,厂房前到处堆积着当地人运来的泥土、园区内用空心砖围出一块块“地盘”。连修建的护坡上都被人霸占开店铺,通往里面唯一一条出入路一直被堵着无法开通。路被堵了,购买的设备运不进去,车间的安装工作无法进行。“三堵”(堵门、堵路、堵工)之害让公司建设寸步难行。

据记者了解,自2013年以来,堵门、拆围墙、闹事等恶性事件不断发生,公司报警、找社区领导、找县领导等等什么办法都想了,可是一切都无济于事。

“真的后悔选择到普安县来投资!当初为了让我们进来,他们承诺给优惠的政策,给优美的环境,给优质的服务,谁知道把我们引进来后,他们就关起门来打狗,想怎么整我们就怎么整。”面对眼前的事实,梁国庆的脸上堆满了懊恼与后悔。

目前遭遇的困局,公司的股东们一筹莫展,他们迫切期望当地政府能够从全县招商引资的大局出发,对那些无理取闹破坏企业经营的人采取必要措施。因为那些泥土堵住的不仅仅是宏彬公司的厂区与大门,它同样堵住了普安县招商引资的大门,堵住了广大投资者前来投资的信心。记者在联系翁静采访时,他表示“具体情况找县委宣传部”,其他不愿多谈!

【记者手记:这些无赖唯有法律制裁】

一个县级干部如此目无党纪国法,滥用公权,带队、指挥下属打人,这与当前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性教育活动”格格不入 ,普安县委、县政府这种暧昧的处理措施是对不正之风、另类腐败的姑息与纵容。

公司的股东们满怀信心从湖南省来到贵州省普安县,他们的本意绝不是为了买一块地来做善事,一块一块割给别人;更不会为图嘴巴痛快,特意跑到普安去骂“现管领导”翁静,然后招一顿毒打。当初,他们远离故土与亲人,是相信普安县的招商引资政策,是想为普安的经济发展抛砖引玉。然而,没有想到,仅仅在一年多之后,他们就从当年的座上宾沦落成今天被宰割的对象。

普安县的投资环境怎么样?或许宏彬实业有限公司的遭遇在普安只是冰山一角。这是一个道德沦陷、法制缺失、天高皇帝远的“屠宰场”,公司通过招牌挂得来的土地,别人想要就要,不给就闹事;依法依规建成的厂房、围墙,别人想拆就拆、想占就占,残酷的现实令人对当地的投资环境不寒而栗。

记者认为,要解决宏彬公司的问题其实并不难,难就难在这些投资人都是外地人,难就难在他们得罪了现管领导翁静。有人在电话中骂了翁静,他就带着一伙人过去对宏彬公司负责人大打出手。如果普安县委、县政府平时对党员干部要求严格一点,翁静会这样吗?翁静敢这样吗?

宏彬公司如何才能够从这场人祸中走出来呢?解铃还需系铃人,相信普安县委、县政府有能力将宏彬公司招进去,就一定有能力为其保驾护航。在当前的形势下,那么多老虎都被打下来了,几只妨碍经济和社会发展的“跳蚤”算得了什么?只要当地政府动用法律的“打狗棍”,利用法律制裁,这些无赖就一定会在法律的威严下低头。(记者 李根 文/图) 来源:当代商报

贵州普安官员带人殴打投资商 下属顶罪被解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