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墅区大门被推土机堵17天 救护车被迫绕道

纳帕溪谷小区的居民在林荫大道两侧竖起了绿网和告示牌,挡在金科王府小区未来的出入口前。实习生 王景烁摄
纳帕溪谷小区的居民在林荫大道两侧竖起了绿网和告示牌,挡在金科王府小区未来的出入口前。实习生 王景烁摄

“3月19日晚上,我正在家里给母亲喂粥,喂了三四勺,她开始喘,一口痰没上来,我赶紧叫了救护车。”谢华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此前,母亲身体还不错。

19时15分,救护车接到了谢家的呼叫;16分钟后,救护车抵达小区南小门;19时58分,救护车离开小区的时候,车上载着的已是谢母的遗体。

谢华坚持认为,如果北大门没有被堵,救护车就没必要绕道南小门,就不会耽误抢救时间,“急救站距北大门,两分钟就能到”。

谁把卡车和推土机堵在这里?与纳帕溪谷相邻的金科王府小区成为怀疑对象。事实上,由于两个小区对北大门附近的一条“林荫大道”存在使用权争议,今年1月,纳帕溪谷的北大门已被堵过一次。

有意见就堵小区门,这种毫无公共意识的中国式“维权”,在许多城市的小区都出现过。该如何解决,如何追责,值得深思。

5辆卡车、推土机、挖掘机堵门17天

谢华所居住的纳帕溪谷位于北京市六环外。对于这个远离市中心、占地1200亩的别墅区来说,私家车成为每个家庭进出小区必不可少的交通工具。

2010年,74岁的谢华与儿孙一起,搬进了纳帕溪谷的一栋美式别墅。紧挨着小区北大门的,是一条南北走向、约百米长的双向车道,两条车道中央是一片小树林,因此,不少业主把这条路称为“林荫大道”。

纳帕溪谷的布局中,住宅区域接近“田”字形。加上林荫大道之后,整个小区则变成“由”字形,小区北大门位于“由”字的最顶端,北门外是宽阔的市级公路。

谢华的邻居刘韵早搬来两年。她回忆,林荫大道的东西两侧是一片空地,居民时不时可以进去散步,里面还有孔雀等小动物。

但谢华没能看到这些场景。“从我2010年来的时候,林荫大道东西两侧一直在施工。现在,大道西边还在施工。”

正在施工的项目是另一开发商的金科王府小区。公开资料显示,该小区以别墅为主,配有豪华观景洋房,建成之后占地300亩。目前,小区还没业主入住。

从布局上看,金科王府的南边紧挨纳帕溪谷,中间则被林荫大道一分为二,且两个正门分别对着林荫大道的两个车道。

这意味着,金科王府的居民如果要出门,必然要驾车驶过林荫大道,之后从纳帕溪谷的北大门直奔市级公路。

林荫大道究竟属于纳帕溪谷还是金科王府,或是由两个小区共同使用?这存在争议。

纳帕溪谷多个居民、保安以及金科王府售楼中心销售人员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证实,今年3月,数辆卡车、推土机、挖掘机堵住了纳帕溪谷的北大门。

“我们的北大门一共被堵了17天。”纳帕溪谷业主维权小组代表王锋称,最早的一辆车是3月13日开始堵上的。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纳帕溪谷小区监控视频资料中看到,至少有5辆卡车、推土机、挖掘机参与了堵门。其中,林荫大道通往北大门的双车道上,横着一辆卡车、一辆挖掘机,只有行人、自行车可以从中通过。

北大门以外数米的位置,一辆横停着的大型卡车堵住了入口,另有一辆推土车、一辆小卡车南北朝向地并排堵在小区出口。

在3月18日至3月31日的监控视频中,记者随机抽取了每一天的4个时间点,发现上述车辆的位置几乎没有移动过。

王锋说,作为进出小区唯一的必备代步工具,私家车无法通过北大门了,“那段时间,我们的车只好从南小门进出。之前,南小门一直都是关着的”。

记者实地走访发现,相较北门的双向车道,南小门只能容一辆私家车通行,且南门外是一个村庄,沿途有多段坑坑洼洼的土路。在电子导航软件中,这个门连标注都没有。

谢华告诉记者,有一次,她打电话请一家超市送货,但货车到了北大门后发现进不来,于是打道回府;她的孙子在附近的学校上学,校车也只能开到北大门。

救护车被迫绕道走小门

2013年7月,谢华把老母亲赵兰接到了纳帕溪谷。按照谢华的说法,母亲身体一向不错,可以独立生活。搬到别墅之后,赵兰有时候还能帮忙做些家务,闲暇时会在卧室前的院子里打打太极拳。

回忆起3月19日事发当晚的情形,谢华说:“救护车的医护人员说,他们在19时15分接到了呼叫。”派出救护车的,是北京市红十字会999急救中心设在九华山庄的急救站。

九华山庄与纳帕溪谷仅隔着一条马路。山庄多位保安、清洁工、护理人员向记者证实,救护车通常停在山庄15区的楼下。此处距纳帕溪谷北大门的实际车程约1.7公里。

谢华称,今年1月,母亲在家中不慎摔倒,后脑勺出了血,她同样拨打了999,“当时救护车是从小汤山来的,10分钟就到了。而小汤山比九华山庄远好几公里。”

谢华告诉记者,3月19日晚上,她在电话中直接告诉急救中心“北门进不来,要走南门”,“让保安告诉你南门怎么走,我们去迎接”。

小区物业的前台也接到了谢华的求助电话。正在小区骑自行车巡逻的保安李西,随即收到去南门引导救护车的指令。

记者在南门监控视频看到,19点31分,一辆打着双闪的轿车开向南小门,几秒后掉头往回走,紧接着,一辆闪烁着车顶灯的救护车跟了进来。

“医生到的时候,母亲还有意识,但说不出话了,她就和我比画,一只手摆手,另一只手冲我竖起大拇指,意思可能是说我一直伺候她,真棒。”谢华回忆。

医生马上在卧室开始抢救,谢华看到,母亲的心电图慢慢变成了一条直线。

“非常凄惨。”如今坐在家中,谢华不断向记者重复着,“母亲从没有什么病,就是岁数大了。当时要是抢救及时的话,可能不会出问题。”母亲肺部没有疾病,近一两年都没有住过院。赵兰的《居民死亡信息登记表》上,死因写着“肺部感染”。

在谢华看来,原本1.7公里的车程却开了16分钟,这显然是因为北大门被堵,耽误了抢救时间。

车辆在老人过世消息传出后撤退

南小门究竟有多难找?记者近日以纳帕溪谷北大门为起点驾车走访发现,沿别墅群围墙由东向南行驶,约1公里后会遇到第一个岔路口。

这个岔路口没有任何路标,如果继续往南1公里,将经过北京六环的桥下。如果从岔路口进入另一条坑坑洼洼的小路,经过了两个高档住宅区的大门,行驶500米后,路边立着一块夜色中很难看到的木板,上面贴着多张粘有透明胶的粉红色打印纸,写着“纳帕溪谷小区”,并标了箭头。

如果从北大门向西行驶,数百米后就有横在路中间的渣土堆挡路,下车步行到南小门路程近两公里。

当时,谢华没有把母亲过世的消息告诉其他人。大约是3月30日,她向物业的前台建议,应该和堵门的那些人好好谈谈。

“已经出人命了,他们不要再这么闹了。再堵、再出事,那就不堪设想了,拿我这事引以为戒吧。”她说。

老人去世的消息迅速在小区传开。3月31日,业主维权小组委托物业公司工作人员,找到了谢华家,“有人说要拿这事维权,要把这事‘闹大’”。

就在这天晚上,5辆卡车、推土机、挖掘机撤离了北大门。

中国青年报记者在监控视频看到,当天18时53分33秒,一名男子走进了堵在入口的小卡车。监控画面随后黑屏。之后的18时56分52秒,小卡车、推土机启动,向西边开去。

出口处的卡车最后一次出现在视频里是23时24分02秒,周围站着3名男子。从此时到23时28分21秒的视频也在监控中消失了。

林荫大道通往北大门路上的卡车,在当天23时21分向西撤退了。指引它撤退的,是一名从轿车中走下的男子。

23时23分,另一侧的挖掘机也启动了。它也是向西行驶。

记者注意到,林荫大道的西边,是金科王府小区正在施工建设的工地。

怎么就没人管堵门的事情

纳帕溪谷业主维权代表王锋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他入住多年来,林荫大道一直是供纳帕溪谷使用的,“纳帕溪谷是个封闭性小区,不希望与别的小区共用林荫大道”。

另有维权代表称,看到了金科王府方面的工作人员出现在堵门的车辆周围。

记者在金科王府售楼中心听到了不同的说法。一名销售人员坦言,目前,两个小区对林荫大道的使用权存在争议,但这个争议很快就会协商解决。为了方便购房者,金科王府暂时分别开了两个看房通道。

按照他的说法,林荫大道只是代征的,其实为市政规划道路,既不属于纳帕溪谷,也不属于金科王府,所以,双方都可以走这条路。

他称,由于林荫大道是市政规划道路,严格来说,纳帕溪谷小区几年前盖的北大门则系违章建筑,如果真的要追究,北大门应该拆掉,“所以,我们两家正在协商,争取可以一起走林荫大道”。

但王锋显然不同意这一点。

记者从一份今年1月14日《小汤山镇纳帕溪谷与金科王府道路纠纷问题协调会的纪要》获悉,北京市规划委员会昌平分局在会议上汇报称,林荫大道属于规划城市道路,不属于小区内部路,已修好但尚未移交市政部门,纳帕溪谷与金科王府均无所有权。

会议认为,这条道路属公共道路,并要求规划、住建、国土、派出所等部门与双方开发商、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代表见面谈话。

然而,3月,为期半个多月的堵门事件还是发生了。

谢华对这件事颇为不解:“一辆汽车要随便停在路上,妨碍了交通,是不是马上就会被拖走?这些车堵在了小区门口17天,怎么就没人管这件事情?”

包括谢华在内的多名业主告诉记者,他们曾经通过电话、信访等渠道向多个部门反映,但北大门之围在赵兰去世之前,一直没有解除。

堵门风波已经逐渐平静,靠近北大门的地方,依旧分别立着两堵墙,一边写着“纳帕溪谷”,一边写着“金科王府”。北大门前方,既有象征纳帕溪谷的一个酒桶雕塑,也有代表金科王府的马车塑像。

在多位受访的业主看来,无论事情怎样发展,都不应采取堵住小区门的极端方式,此间争议应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一名业主说:“没人管堵门这件事情,是不是很奇怪?”

(文中小区业主、家属、保安姓名均为化名)

(原标题:别墅区大门被堵17天谁之责)

别墅区大门被推土机堵17天 救护车被迫绕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