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政协提案除涉密外应网上公开

谈及本次大会感触最深的事,全国政协委员崔永元说,“今年的政协小组会上有‘吵架’的了,委员之间为了提案吵得非常激烈。”他进一步解释说,大家过去都是谦谦君子,每个人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去,不同意别人的想法就不吱声。这不像是政协会应该出现的格局。他说,既然委员们都来参政议政,总要把自己最真实的观点表达出来。“哪怕达不成统一意见,明天可以谈,会后私下还可以谈。这才是负责任的态度。”他说,今年开会时,他就经历了三次“辩论”,但出来时心情还是挺舒畅的。

展望未来,他希望政协会议能更加开放。“为什么开小组会的时候不能直播呢?”他说,今年政协已经在开放程度上有所进展,把部分提案放在网上供大家看了,“可能未来两到三年,除涉密外的所有提案,大家都能在网上看到”。

(张璐)

(原标题:提案除涉密外应网上公开)


新疆首虎栗智和他的极品前任

在上个礼拜,两会开幕不久,Duang!河北撸下个省委秘书长景春华。而就在今天又爆出,新疆首虎,原自治区人大副主任栗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组织调查。


Apple Watch对屌丝太残忍

在我看来,这三种材质的最核心作用只有一个——区分等级。一抬手腕,就能让人知道自己在装×界是什么段位。宣传词:谁都可以找到自己的AppleWatch。翻译一下就是:AppleWatch将无情撕破装×界的伪装,让佩戴者的经济地位在阳光下暴晒。


“金牌校长”功过是非

王生曾不止一次谈及反腐。在一次教职工大会上,他先是告诫某些中层干部不要与老板往来,说老板都是坏人,然后拿自己对比:“我就从来不拿人一分钱,谁吃一分钱肚子疼死他,谁吃他一分钱立马就死。”


掌话语权的官员是沉默多数

这就形成一种似乎充满矛盾的舆论景象,掌握着最多话语权的群体,在公共舆论中却是一个沉默的人群。掌握着越多的权力,垄断着最多的表达渠道,却是一个最少发出自己内心声音的群体。畸形的体制制造着他们的人格分裂,制造着话语与权力的失衡。

崔永元:政协提案除涉密外应网上公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