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31凭借一大优势已具备与F35争夺中东市场能力|歼31|中国|战机_新浪军事

第十届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将于11月11日至16日在广东省珠海举行。10月28日下午,本次航展的最大明星——歼-31“鹘鹰”战斗机飞抵珠海航展现场。歼-31的首次正式亮相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这将是中国首次正式公开国产第四代战机。也表明我国成为继美国和俄罗斯之后第三个具备出口隐身战斗机的国家。

据悉,由我国自行研制的“鹘鹰”隐形战机抵达广东珠海后在11月6日当天进行了一系列飞行测试,预计在11月11至16日在珠海航展亮相并进行精彩的飞行表演,这是中国首次正式公开国产第四代战机。之前,“鹘鹰”战斗机也被一些媒体称为歼-31。军事专家普遍认为,“鹘鹰”战斗机虽然尚未获得中国军方订单,但并不能完全排除未来“鹘鹰”战斗机上舰,成为中国下一代航母舰载机的可能。

按照以往惯例,珠海航展往往是中国航空展商将产品推上国际市场寻求新机会的一个平台。尽管中国之前也推出过一系列军贸产品,但是推出战机的机型和当时国际上的先进战机有一代或者两代的差距,还没有卖出过和世界最先进战机同代的战机。如果“鹘鹰”战斗机将来能够走向国际市场,将是中国军贸出口中的一个重大突破。正因为如此,“鹘鹰”战斗机必然成为本届航展的最大亮点。

“鹘鹰”战机亮相是中国航空工业开速发展的标志

上世纪50年代,我国从苏联引进了战斗机生产线后,很快实现了战斗机的自主保障。并在随后20年的对外支援中,向朝鲜、越南等多国援助了多个型号数百架战斗机。随着70年代中国外交与政治脱钩,战斗机出口也开始转向纯粹的军事贸易,向埃及出口的歼-6成为我国航空工业的首个战斗机出口项目。从80年代开始,中国对外出口较先进的战术战斗机,歼-7和强-5撑起了军用飞机出口的品牌。随着本世纪初FC-1“枭龙”的出现,我国战斗机的出口由以低成本取胜的过时装备转向与国际同类同标准机型的竞争。FC-l向巴基斯坦出口的成功,也使我国成为能对外出口全天候多用途战斗机的国家。

综观中国出口战斗机的发展历程,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对外出口战斗机,最初向埃及出售歼-6型歼击机,但是这种飞机在当时也已经落后。在这种情况下,我国开始向国外出售当时国内最先进的歼-7型战斗机,针对国内航空电子及机载武器落后的情况,我国还从国外引进了平显火控系统、导航系统、雷达以及空空导弹用于配备出口型歼-7,截止到目前我国已经向包括巴基斯坦、埃及、孟加拉、斯里兰卡等多个国家出售超过500架歼-7型战斗机,从最初的白天型发展到现在的全天候型,从依赖国外设备,到现在能够提供配备有玻璃化座舱、机载火控雷达、精确制导武器等先进系统的歼-7BGI战斗机,这些都表明了我国航空工业的进步。 在这次航展上,歼-31全方面的飞行展示,更是体现着将与强者竞争的意图与信心。此时,距离歼-7型歼击机的外销创汇已经有30余年,距离我国组装第一架歼-7的下线已经有50余年的时间,距离米格-21试飞更是已经有60余年的时间。正是几十载岁月里,我国航空工业虽历经曲折坎坷,但矢志不渝不断前行,终于有今日的迅猛发展,有继美国后两型四代机的相继推出,有歼-31的展翅珠海航展。

中国出口高性能战斗机面临诸多困境

虽说歼-31亮相珠海,展示出拓展海外军机市场的决心,成为FC-1“枭龙”后的又一先进的技术性装备,但回顾我国军机出口的历史,出口量最大和出口国最多的型号仍是歼-7系列。不过歼-7毕竟脱胎于前苏联50年代设计,采用了机头进气布局,限制着机载雷达的性能,不具备超视距空战能力。在新世纪空战的中超视距的浪潮下,不具备超视距作战能力已成不小的缺陷,影响着我国战斗机在军机出口市场中的竞争力。也最终使得我国战斗机长期以来成为性能低、价格低的代名词,市场也只能是一些第三世界中小国家,或者在一些较发达国家中担负着低档战斗机的角色。随着时代的发展,特别是许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实力得到增强,这些国家的空军也开始摆脱发达国家“二手飞机处理场”的状况,开始采购新型战斗机,特别是三代作战飞机,包括周边的孟加拉国、缅甸、泰国等这些国家,也准备或以开始换装鹰狮、米格-29或苏-27/30系列战机。但由于我国航空工业长期落后,歼-7系列改型性能上已难堪大任,因此错过了90年代以来第三世界国家空军换装的高峰期。

本世纪初推出的FC-1“枭龙”虽性能上已迈入三代机的行列,但其尺寸、吨位上的限制,至于了该机在多用途能力上的拓展。特别随着现代化战斗机造价日高昂,越来越多国家的空军希望能够装备多用途战斗,这样就可以以较小规模来应付多种威胁,同时也可以避免装备多种战斗带来的后勤保障方面的压力。这也是为什么苏-30战斗机要比苏-27更畅销的主要原因之一。除了说战机性能,与预警机、数据链、空地/防区外精确制导弹药等这些与战斗机相配套,倍增战斗力的这些装备我国在出口中也能提供。比如,ZDK-03型预警机,的研制成功并出口,这样我国就成为继美国、俄罗斯、瑞典之后,第四个具备提供从预警机、数据链到战斗机在内的完整空战系统的国家。对比来看,俄罗斯在这方面的A-50战术技术指标已经落后、中小型预警机更是空白,那么我国实际上是目前唯一的非西方完整空战系统的提供者。那么,若想充分发挥这一系统的效能、这一可提供完整空战系统的技术优势,在国际战斗机市场上争取到更大的份额,我国就必须要有更大、更先进的明星战斗机。

2008年以后,我国空军的歼-10战斗机开始在珠海航展上公开亮相,这被视为我国批准歼-10出口的标志。随后几年间,巴基斯坦空军将与我国商谈采购歼-10出口战斗机的新闻此起彼伏。按照海外媒体的报道,巴基斯坦空军采购的歼-10型飞机是最新的歼-10B型,具备一定的隐身能力,配备有有源相控阵雷达和综合航空电子系统,机载武器也更加先进,具备抗衡国外三代半战斗机的能力。虽说歼-10的性能与逊色于国外的同型机,但问题在于它的出现太晚,三代战斗机的市场事实上早已被美国、俄罗斯和欧洲瓜分完毕。特别是在前几年西方金融危机,国防预算削减中,在战斗机出口持开放态度,所以在一些第三世界国家的战斗机采购计划中常有多个知名西方厂商积极参与激烈角逐。就像2009年印度开始的126架多功能战斗机的采购,这一上百亿的大单自然引来了美俄欧洲的F-18、F-16,米格-35,台风,阵风,鹰狮的激烈角逐竞标。另外,像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空军已经开始淘汰三代战斗机的早期型号,开始在国际市场廉价倾销这些二手货,他们对于歼-10来说也是有力的竞争对手。因此说歼-10作为一个后来者,在战术技术指标比国外第三代、三代半战斗机并没有明显的优势的情况下,想再分得国际战斗机市场的一块蛋糕难度是很大的。

对于现在的中国航空工业来说,战斗机出口就处于这样一个关键时期,目前在低成本战斗机市场凭借歼-7和FC-1尚可占据比较稳定的市场,但是在中高端领域,歼-10系列已属明显的力不从心。四代机,作为高端机出口的代表,对于我国来会所也是有着一定的隐忧。毕竟目前美国的F-35已经批量生产,开始陆续交付美国及合作伙伴或盟友,在2020年左右就将开始推向其他国家的军机换装采购。俄印合作的T-50,项目上虽然波澜不断出现过若干小麻烦,但进度上仍是在积极试飞,2020左右进入国际市场也是可能的。这样歼-10B代表的我国高端战斗机出口就处于四代机的凌空拦截,下有三代战斗机底抽薪的局面。即使歼-10B战斗机的产能在保证我海空军换装后顺利出口,其市场的生命力也是非常短暂的。所以说,竞争2020年以后军机出口市场的重任时不能压在歼-10B战斗机的身上的。所以说,歼-31的问世之初,大家就给他贴上了外贸机的标签,寄望于开拓更大的海外市场份额。

歼-31“鹘鹰”战斗机已经具备参与四代机市场竞争的能力

歼-31具备良好的隐身能力,这也是第四代战斗机尤为重要的特点。也是在性能上四代机与三代战斗机有良好交换比的一个基础。像一般隐身战斗机的RCS小于0.5平方米计算,根据雷达探测距离公式,可以降低机载雷达一半的探测距离,也就是现在的机载雷达可以探测到100公里以外的三代机,而探测四代战斗机只有50公里左右。最重要的就是现代空战主要武器就是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由于导弹能源、天线孔径较小,因此它的探测能力更加有限,一般而言,主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对于战斗机大小的目标可以提供30公里距离,对于歼-31这样的战斗机可以降低到15公里以下,加上电子干扰等手段同,会更加明显。另外由于歼-31有着机身弹舱,挂载空战武器后RCS并没有变化,而三代战机挂载空战武器之后,外挂武器不但自身有RCS,还会在武器和机身之间形成互反射效应,进一步增加RCS。这样凭借四代机在隐身性能上的“代差”优势,歼-31在面对三代机时优势会更加明显,在面对F-35这样四代机的时候也不处于下风,具备着与F-35正面抗衡的实力。此外,在上文提到的,在对外军贸出口中我国可提供的比较完整空战系统中,若与ZDK-03预警机、数据链、新型的机载空空/空地弹药相配套,歼-31无疑是更加的选项。即便是目前歼-31在发动机上的相对不成熟,也会随着我国在发动机领域的不断加大的投入取得突破成熟后迎刃而解。

90年代起获得第三代战斗机的国际,在2020年后即将进入三代机30年使用寿命期,新机的换装更换进入高峰。而就当下我国的航空工业而言,通过歼-20战斗机的研制,已经基本吃透了研制第四代战斗机的关键技术,掌握了隐身及气动一体化、机载有源相控阵火控雷达及综合航空电子系统、先进涡扇发动机、复合材料等技术。那么歼-31的研制,紧盯海外市场,立足竞争2020以后的国际军机出口市场都属于水到渠成了。对于我国此前已经错过的90年代三代机大规模换装的市场良机,显然这次不应该再次错过四代战斗机换装的时期。

虽说歼-31较之FC-1“枭龙”,技术指标上虽然有了换代式的提高,但市场目标还是有着大体的相同,只是不同的历史时期和不同的技术状态形成了完全不同的市场环境。在歼-31的出口上仍还是会受到战斗机作为武器非常敏感,难免会受到政治因素掺杂的影响。像在西方战斗机武器的传统市场中,我国或者说俄罗斯的战斗机都难以杀入抢夺市场。还有如中东伊朗,虽然是很切合的海外用户,但国际形势中,即便是我国和伊朗都有意愿,恐怕也难成行。

所以,歼-31的海外市场开拓仍是立足与老客户和新兴国家。因此,歼-31的海外用户就很可能会有巴基斯坦空军,毕竟当印度空军在2020年后通过印俄的技术合作来获得T-50战斗机,这无疑对巴基斯坦构成了沉重的防空压力,与此同时巴基斯坦空军的“高端机”F-16BLOCK15战斗机服役已经超近30年后面临着更新换代。加之从当下美国与巴基斯坦关系来看,巴基斯坦空军采购F-35的可能性并不大,所以歼-31对于巴基斯坦空军来说应该是更加现实的选择。此外,随着我国与中东国家在石油贸易往来上的日益密切,在中东地区话语权的加重,在中东这片富庶的军火市场上,昔日我国与美国盟友科威特的PLZ-45榴弹炮的军售模式不可不可能复制的。

因此对于我国航空工业来说,歼-31可能担负着2020年以后竞争国际战斗机市场的重任,这可能也是这种战斗机比较高调的原因。真心的希望歼-31可以继续歼-7在国际市场的辉煌。(航空网 风雷)

歼31凭借一大优势已具备与F35争夺中东市场能力|歼31|中国|战机_新浪军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滚动到顶部